半吊子的半吊子

[K-Project/尊礼]生存之道之天塌下来也要睡觉

  欢迎来到德累斯顿游乐园!
    
    虚伪似乎没有实质存在的大展板映入赤青两组氏族的眼中。
    即将对异能者开放的特殊游乐园,是白银族结合Neko的幻术以及白银之王的不变能力打造出的低成本高娱乐娱乐场所。大概是因为之前Neko想用幻术给白银之王过生日,却没有和白银氏族夜刀神狗朗及时沟通,导致原定双方的行程有所冲突。在白银之王“啊,其实都不错”的无所谓态度下,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森林火灾,波及了正在施工中的游乐园,破坏了黄金之王原本的计划。
    因此,为了谢罪只得自己动手——“中尉的游乐园就由我们来帮忙建造吧~”。在各种不信任眼神的死目下,白银族负责在剩余材料的基础上建造游乐园,青族负责监督秩序,至于赤族——内测,话说为什么要邀请拆迁办的人来测试,测试安全强度吗?!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啊,这样的话大概需要一对一针对了吧?否则安全性还真不敢保证的样子。

  虽说是废物利用做出的游乐园,但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将赤族的小公主栉名安娜的玩心深深勾起。不愧是黄金之王的品味啊!兔子大法好,虽然好像混进去了几只猫,但是不要在意细节,在意细节的都是腹黑眼镜!
    “那,我们就先进去了?”出云带着多多良和安娜与周防尊告别。周防尊不太喜欢这种性质的活动,如果不是白银之王强调赤族和青族请务必全员到齐,恐怕两族该摸鱼的摸鱼,该STK的STK……不得不说,有时候尤其这种时候,第一王权者的权利十分好用。
    
    赤族人齐后进入游乐园,在门口就自行解散,有几个跑得特别快的,还没等周防尊找个适合睡觉的地方就消失了踪影。待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周防尊四周望了望,尽管娱乐设施齐全,却并没有什么休息的好去处,连个标准公园椅都没有,便一身懒散慢悠悠闲逛了起来,大概是抱着半路途中找到能睡的地儿的态度,可终究是幻术构成,也不知回头自己躺下的草地是否原本是一个沼泽,或许说,周防尊懒得为了这点事浪费使用能力,太没必要了。
    接下来,应该去哪儿呢?周防尊抬头远目,却注意到了身旁多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存在过于碍眼,即使现在无视,恐怕回头又会遇上。
    “真是少见呢,阁下居然会跑到这种地方来消遣时间。虽然在下知道这是第一王权者的命令。”但是真的实行出完美出勤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啊……毕竟有些人想来。”
    “哦呀?这一股将自己定义成监护人的意思?还是说门票?”若该族的王没有到场,那么该族不享受氏族的优惠政策(提前入场体验),不得不说白银之王下了一手好棋。
    “你才是,公务员真够忙的,兼职保安吗?”
    “哼,跟你这种心知肚明却偏偏抓着槽点不放的人说话,简直是浪费时间。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请阁下不要离开我的视线范围,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哈?睡个觉也要被人看着?”或者说,这里玩耍的人都是自己的氏族,没必要引起恐慌何况他们真的会感觉恐慌吗?
    “仅仅是视线范围方便施展能力,并非目不转睛盯着红毛丹,得努力避免视觉疲劳呢,否则过于漫长的今日还不知如何熬过去。还希望您能配合一些,尽管您不配合也会采取强硬方式解决,不过您不会想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吧?第三王权者TeamHomra的周防尊。”
    “哈……不要说的像我想让你跟着一样,我可不希望你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
    “那么,请。”宗像礼司伸手示意让周防尊走在自己前头,周防尊也不知有没有真认真听便迈着略懒散的步子走向最近的有椅子的设施。不能过于懒散,身边正有一个和自己实力接近的麻烦在。
    
    
Part.1海盗船
    “哈……”
    “嗯?”
    “不是说视线范围就行了,为什么跟着上来了?”
    “呀咧呀咧,您不觉得海盗船不保持一下前后平衡很容易翻船吗?”宗像礼司进入海盗船几秒刚想往另一个方向走,却发现船上只有两个相依的位置,“或者说,阁下可以尝试站着玩一次。”
    全自动的设备,就连位置数量也是根据进入人数分配而出,两个位置独立在船上,十分惹眼。
    “哈?”周防尊的确没有想和宗像礼司坐在一起的意思,可一旦站着了,就没有睡觉的机会了,这是要一个劲用能力保持自己不被晃出船的节奏,真的麻烦死了。
    “或者说,需要我帮你尝试换一下座位吗?”这个提议的确不错,主要是两个人都不希望对方就坐在自己边上,185cm的两个呈现红蓝色调的大男人在空旷的海盗船上紧紧相依,画面太美不敢想象,游乐园里都是熟人,更需要低调。
    “啊。”周防尊应和了一下,宗像礼司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对座位施展了能力。分解,凳子消失了一个;重组,没动静…
    “看来,凳子真的是幻术制作的。刚才把白银之王的不变之力和他氏族的幻术一起破了。”也就是说,剩下的一个座位也只是虚有形态并没有存在。“既然本身就没有存在,不妨阁下就好好站着玩一下?”
    “你TM……”宗像礼司的神情过于平静,不得不让周防尊怀疑他一早就知道这事实,但是宗像礼司也就一屁股坐在了另一个座位上。
    系统判定:乘客已经完全入座,海盗船即将启动。
    远在几百米外的八田美咲看见一个红色的影子在海盗船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闪动着,而青色的一点似乎黏在了船上,随着船儿大幅度地摆着。
    
    
Part.2 旋转木马
    “真是不科学,阁下居然会选择如此和自己性格不符的娱乐项目。”
    “啰嗦,宗像。这和你没有关系。”
    “您这样说我些许会感觉困扰的,对症下药总是能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你难道很怕麻烦?”
    “不,只是面对赤之王,我可做不到放水。”
    “吼?很有自知之明嘛,宗像。”
    “似乎没有什么好高兴的吧?这并没有在夸您。”
    宗像礼司跟着周防尊,面对面坐进了形似马车的小雅间中。对于两个男人来说,的确是小,进入的时候不小心甚至可能磕到头,也难怪周防尊进入的时候一手抓在车顶上侧身挤了进去之后,看见宗像礼司也跟着进来,不免脸上写满了嫌弃。
    “可以抽根烟吗?”
    “哦呀,没想到您还有记得些基本的礼貌,虽然我并不在意,但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还请忍住自己的烟瘾。”
    周防尊也没多说什么,利索地抽出一根烟刁在嘴中,却没有点火,仿佛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将那烟头染上红色。
    旋转木马并不只有赤之王和青之王两个人玩,紧随而来的十束多多良和栉名安娜两人一前一后坐在一匹有着白色翅膀的马上。据栉名安娜说,她一眼就在茫茫马群中认出了马刺身。十束多多良将栉名安娜从侧边抱上马,自己又踩着马鞍跨坐了上去。
    于是,系统又自己运转了起来了。
    旋转木马正在微妙地运作着,沿着地盘的轨道滑行,没有上下的浮动,更没有美妙的音乐。白银族又坑爹了?不,其实他们是将旋转木马和碰碰车合在了一起。所以说……
    “King、以及基本不怎么见面的青之王,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安娜好像感觉到有什么危险的样子,可能要麻烦你们一下啦☆”
    负责监督十束多多良、栉名安娜的青族成员根本不存在?因为当初监督草薙出云的淡岛世理一个人把他们三个都承包了,不愧是青族的副长啊。但因为草薙出云去上厕所了,淡岛世理判断这三个人中最危险的是其中能力最强的草薙出云,所以临时放弃对十束多多良和栉名安娜的监督、针对起草薙出云来。虽说有理有据,但是哪里不太对……
    此时的周防尊身心疲惫,正打算打个哈欠。“嘭!”还没打完的哈欠瞬间被吓成了个嗝。
    “呀……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一直在互撞甚至冒火花啊!”十束略带出乎意料的口气却依旧镇定
    坐个旋转木马跟坐上抢银行的车似的越来越快无法控制,虽然一开始就没有在掌控范围中。
    “危险!”安娜突然叫出声,宗像礼司瞬间释放能力,踩着能力重组而出的台阶,从马车上跳往十束和安娜那边展开了圣域。忽略掉跳出马车时因为过于拥挤而踩到周防尊的脚,宗像礼司的行为可谓滴水不漏,脱缰的野马也被控制住了些。
    宗像礼司让十束多多良抱着安娜,跳向他能力施展出的较大U型滑梯上,虽然已经尽力将摩擦的作用力减少,花了些时间停下,但是两人安全跃至旋转木马之外,之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此时的周防尊在马车上被撞得停止了打嗝,人不免带着一些起床气,赤色的火焰随之倾斜而出。但与此同时,青色的火焰将赤色的火焰与外界隔绝。随之,力量与力量的抵消化作一阵冲击波,将旋转木马强行停止了下来。
    周防尊钻出马车,靠在了出口的栏杆上,将口中的烟拿了下来。宗像礼司并没有急着出来,在那个形似马刺身的马上坐了会儿。
    
    
    “一整天都看上去昏昏沉沉并非是好兆头,你缺少睡眠到了什么地步?周防尊。”
    “不,只是对于抑制能力来说,睡觉是最为简单的办法。”
    “将一切压抑于此,并不会免去一瞬的爆发。甚至因为压抑,爆发之时的破坏力可能更加可怕。周防,你所拥有的力量无论是否积压,都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啊,这我知道,宗像。”周防尊冷笑,“但是身为青之王的你既然在,就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吧?”
    无法安静下来的赤之王和青之王。
    “欸,那当然,作为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宗像礼司。”
    “哼嗯。”
    “说来,你还没有去过那个地方吧?”宗像礼司突然说道。
    
    
Final Part.摩天轮
    宗像礼司很贴心,非常贴心,他把原本面对面的位子改成了背对背……
    要说为什么不惜浪费能力也要这样?为了保护视力,大概。
    两个人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还没等宗像礼司坐稳,周防尊就点上了那根未曾燃烧过的烟。
    “哼,现在完全不顾及身边人的感受吗?”
    “并没有,之前在旋转木马的时候就有问过你不是?简直就是白问。”
    “所谓的建议就是对现在的情况作出判断加以合理说明告诫他人。或者说只有处于「现在」的语境才可对「现在」作出合理的评判。因此,我在此真心建议你能够自觉些把烟灭掉。”
    “是吗?什么「现在」、「未来」,决定了就是决定了。一直随遇而安甚至随波逐流,宗像,你不觉得这样思考很烦琐吗?”
    “哦呀,没想到你有考虑过这种哲学问题。确实,十分烦琐但并不讨厌,用最合适自己的方式去裁断任何遇到的问题,去寻求绝对合理而并非完美无暇。如果这点变通都不会,恐怕面对的不是思考上烦琐而是实际的麻烦了吧?或是说完全的置之不理,可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周防,选择的是逃避?”
    “你在胡说些什么?”
    “呀咧呀咧,似乎我有些失言了。您并非选择了逃避,而是无可奈何走上了逃避的道路吧?即使如此,也不曾想过依赖别人吗?真是固执……”
    火焰吞噬尽了最后一丝烟,周防尊将它吐落在摩天轮上,一脚踩了上去。
    “我睡了,宗像。”
    “这些自由你还是有的,并不需要跟我说。”或者说,宗像礼司明白了周防尊的决定。
    “是嘛。”周防尊也是这么认为。
    那两个人所乘坐的摩天轮随着时光流转至最高点。周防尊一直维持着抬头的动作,展示出平时坐在沙发上睡觉的习惯;宗像礼司低着头,注视着地面上的一切、以及感知着身后那个男人的存在。
    
    
    最后在各种原因下,德累斯顿游乐园不得不进行全面维修。

评论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